专业的艺术及收藏网站

玩珠宝玉石古玩的80后工科男

来源:百宝度网 日期:2014-12-25 20:01
分享到:
刘璐  安徽巢湖人,1984年出生,国家珠宝玉石质量检验师,古玩爱好者,准爸爸。 刘璐 安徽巢湖人,1984年出生,国家珠宝玉石质量检验师,古玩爱好者,准爸爸。 玉器 玉器

  ◎何兵

  一位计算机应用专业的本科生,毕业后竟在短短几年内摇身一变成为了国家级珠宝鉴定师,这位工科男一天都没有做过他的“老本行”,反倒在珠宝古玩行业玩出了名气,尤其是他参与鉴定的“衣锦媚行”金镶玉,是行业内公认的翘楚,这位被身边好友称为“奇葩”的80后,就是刘璐。

  小有名气的珠宝鉴定师

  璐,《楚辞》中为美玉的意思,也许是命运的安排,让刘璐从骨子里与玉石深深相连。从2008年5月起,他就陆续考取了钻石分级学证书、宝石学证书、珠宝鉴定师资格证书、国家珠宝玉石质量检验师(GIC)以及英国FGA珠宝鉴定师等证书,很多黄金珠宝企业都向他伸出橄榄枝,这在旁人看来,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一个普通的工科男,可以对宝石如此痴迷?又是通过怎样的努力,他一步一步走到如今?

  话还得从2008年春季说起,那年刘璐尚未毕业,虽然离毕业的时间越来越近,但他并未急着找工作,而是将自己的未来指向了很多人都不曾想到的行业:珠宝鉴定。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自己从未系统地学过这门学科,如何以此为职业?几经打听,他终于得知在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珠宝学院开设这类课程,于是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想法:请假去学习。

  经过与家人的商量,刘璐得到了家中的同意与支持,便立刻动身前往。到达目的地之后,学校相关负责人告诉他:课程培训还从未接受过外校学生,不过眼下很快就有一场考试,如果想报名参加,可缴费拿资料学习,但有一点,这个考试非常难,仔细考虑好再做决定。

  刘璐告诉记者,当时为了不胡乱做决定,他恳请现场老师给他一份材料,接下来的一周里,他几乎与这些材料形影不离,一周过去了,他找到当时的那位老师:我要参加考试。

  这样的要求令老师们惊讶不已,要知道这场考试涵盖的内容是该校的专业学生花四年的时间才能掌握的,短短一周就要求参加考试,这不是乱来吗?但执拗的刘璐表示一定要参加考试,校方见他态度如此坚决,便答应让他参加,这以后,刘璐更加忘我地研究学习。他告诉记者,由于自己对这方面十分感兴趣,那些材料看起来就特别轻松和有趣味,最后他竟然以一个外校非专业考生的身份通过了考试,这件事到如今也还时常被该校老师向学生们提起。

  内心深处最爱的是古玩

  如今的刘璐和好伙伴“戏子”一起开了家古玩店、一家首饰加工厂,还和众多小伙伴一起运营着“衣锦媚行”,可在他的古玩店“浣尘”里,陈列的商品包罗万象,并非只有玉石和珠宝,汉代的琉璃、元代的玉件、明清的太师椅、各种银饰和把件,甚至还有毛泽东像章以及古旧钱币,如此复杂的收藏范畴,已经超出了“珠宝”的界限,他告诉记者,其实他内心深处最喜欢的还是古玩,学习珠宝鉴定,也是为了给了解古玩打下基础。

  刘璐说,从小他就喜欢集邮和收集古旧钱币,每到周末或假期,他总是带着平时攒下的零花钱,跑到别的村子里收旧钱币,“很多朋友都跟我开玩笑,说我是奇葩,这样的兴趣爱好实在不是那个年龄该有的,但是没办法,自己只有这个爱好。”日积月累之下,他积攒了很多不同时代的古旧钱币,他说,这些收藏不会出售,只当作纪念。不仅如此,刘璐还对各种宝石的原石特别感兴趣,最让他得意的,是他曾在江苏东海购得的鸡蛋大小的水胆水晶,水晶内不仅有水有气泡,还有云母片状的黑色流沙,如此好的品相,就连他的珠宝鉴定老师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块明代的龙纹带板,采用的是花上压花的多层镂空雕技术,有人出15万元,他都不舍得卖。他告诉记者,之所以自己能够收藏到这么多类别的好东西,都是因为有珠宝鉴定的扎实基础,而之所以更喜欢古玩,是因为古玩不仅是简单的材质鉴定,还有背后的历史内涵,也许从一个物件中,可以推测到当时藏品主人的点点滴滴。

  曾经七千元的“走眼手镯”

  百密终有一疏,何况是一位进入古玩世界并非很久的“80后”。虽然如今刘璐的鉴定功底已相当深厚,但他也曾有过“走眼”的时候。

  山西平遥,每年都有古玩交流会,在这行摸爬滚打,自然要到这些场合走走看看。去年春季,刘璐来到山西平遥古玩交流会,大批商贩在这里出现,摆地摊、设展位,不管真货假货,通通拿了出来。在现场,刘璐看到了一只翡翠手镯,颜色绿得煞是惹人,经过他的仔细观察,断定这是一件清末民初的老手镯,当即决定买下,最终,这只手镯被他以7000元的价格收入囊中,当时心里一阵暗喜:这次捡到宝了!

  回来的路上,他对这只手镯重新端详起来,可越看越觉得心里没底,这只手镯的成色怎么这么好?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回到苏州,他立刻带着手镯前往检测机构,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这只手镯有问题。

  刘璐告诉记者,这翡翠手镯质地和年份和他判断的一样,可是有人将这只手镯用酸洗染色填充的手段“改造”过了,“也就是说,这只手镯已经是废品一个,”刘璐说,如今他把这只手镯摆在家里,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再看走眼,也不要做坑人的生意。

  愿以绵薄之力净化“玩气”

  正因为出售的都是真物件,利润看得又不高,即使是去年这样的低迷市场,刘璐的古玩店经营得依然不错,他说,如今的古玩市场早就不纯净了,很多人都不是在玩古玩,心态很浮躁,金钱味道太浓,“苏州对玉的喜爱古已有之,玉在苏州的古玩市场上地位很高,但被骗的人也不在少数,以前不懂也就罢了,现在对这玉石很了解,有人带家中的藏玉来让我看看,我都会原原本本地告诉人家。”

  刘璐说,自从有了珠宝鉴定的技术,他都免费帮别人鉴定珠宝,折射仪、偏光镜、紫外灯、二色镜、分光镜等设备他早就拿出来为别人服务了,今年年中,他又花了一万多元购进了一台宝石学显微镜,除了自己观察珠宝,他还用此为上门的客人免费鉴宝,“个人的力量是很微弱的,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会一直坚持走下去,以自己的力量去改变不该存在的虚假。”

  来源:姑苏晚报

版权所有 © 百宝度网 baibaodu.com 京ICP备10055047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客服QQ:748699344    服务热线:010-81818106    投稿邮箱:gaojian@baibaodu.com 投稿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