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艺术及收藏网站

疯狂石头绊倒雅贿省长

来源:百宝度网 日期:2015-03-02 10:12
分享到:

  本报记者 丁先明《中国青年报》(2015年03月01日01版)

  2月28日,备受关注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这个自称被“疯狂的石头绊倒”的省部级高官,一审因犯受贿罪被判15年、因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4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17年有期徒刑,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非法所得1800余万元依法上缴国库。

  在宣判现场,61岁的倪发科身穿黑色夹克衫,戴一副圆框眼镜。平静地听完宣判后,他当庭表示不上诉。

  在2014年12月的庭审现场,倪发科曾当庭表示:“常言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我不知不觉收了大量老板的玉石玉器,犯罪后经鉴定1000多万元,才使我吃惊猛醒,法律是无情的,我悔之已晚,这次指控我的受贿总额1348万元,其中近千万元的玉石、玉器和奇石,占我受贿总额的70%,除此以外,我来源不明的近580万元巨额财产中,玉石、玉器也占了一定高的比例。”

  公诉人在分析倪发科犯罪特点时指出,他对玉石有近乎疯狂的痴迷,其收受的贿赂中有相当部分是玉石。他眼中所谓的“雅贿”,就是赤裸裸的权钱交易,这种披上爱好的外衣、穿上高雅马甲的交易,其本质是借公权力牟取私利的严重腐败行为,脱不掉权钱交易的本质。

  东营中院一审判决显示,2000年至2012年,被告人倪发科利用其担任安徽省六安地区行署专员、六安市市长、六安市委书记、安徽省副省长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谋取利益,其本人或通过特定关系人或与他人共谋,先后49次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玉石、字画、现金等财物,接受他人为其维修房屋、支付旅游费用、免除近亲属债务等,共计折合人民币1296万余元。

  其中,2006年9月至2011年年底,倪发科接受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吉立昌的请托,为该公司周边环境治理、取得周集铁矿探矿权、取得物流中心建设用地等事宜提供帮助。倪发科先后11次收受吉立昌给予的玉石、玉器、黄金工艺品等143件,共计折合人民币743.2万元。

  除受贿罪外,东营中院还审理查明,倪发科对折合人民币578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其行为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曾披露,倪发科2008年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后,分管国土资源工作,未经组织审批同意,就担任了省珠宝协会名誉会长,接触上了玉石,从此一发不可收,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

  在赏玉、玩玉的需求驱使下,倪发科看电视、看书,都玉不离手;每到周末,把喜欢的玉石、玉器铺开,一件件欣赏;每隔两周,给精品玉石玉器逐一打蜡、上油;到外地出差,再忙也要挤时间去当地的玉器市场或商场看一看;随身携带小电筒、放大镜,到商场、古玩城检验自己的赏玉水平。

  发现了倪发科的这个爱好,围在其身边的商人马上投其所好。为了讨倪发科的欢心,吉立昌曾数次和玉石专家一起前往新疆买玉,供倪挑选把玩。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吉立昌不太懂玉,倪发科为此专门介绍一位玉石专家与他认识。2011年5月,倪发科让吉立昌和玉石专家一起去新疆买玉,吉立昌心领神会,就联系玉石专家一起飞到乌鲁木齐。吉立昌回合肥后将购买的玉石全部拿到倪发科家中,让倪挑选。最终,倪发科选了1个带木底座的玉摆件、3个手把件、两个玉挂件和两条籽料手链,价值约50万元。

  2011年6月,吉立昌和玉石专家再次前往新疆,买了20多块籽料,花费约100万元。送到倪家中后,倪发科全部收下。

  2012年5月,吉立昌到乌鲁木齐办完事后专程绕道和田买玉。他这次买了一个长七八厘米、宽六七厘米的椭圆形包红褐色皮的籽料,价格95万元,还买了其他一些籽料。回合肥没几天,吉立昌就将这些玉石拿到倪发科家中,那块价值95万元的籽料首先被倪发科选中。这一次,他从中挑选了总价达350万元的玉石。

  倪发科接受吉立昌送的大量好处后,将原则、底线抛在一边,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为其牟利。为了吉立昌公司的发展,倪发科放下副省长的“架子”,和其一起跑环评、项目审批手续,为吉立昌实际控制的公司挪用国家下达的保障房用地指标,帮助其以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

  知情人告诉记者,除吉立昌外,另一名给倪发科送玉较多的商人是安徽明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劲松。判决书显示,2003年下半年至2012年下半年,倪发科先后9次收受黄劲松送的玉石、字画等30件,价值129万余元。为了黄劲松的房产开发项目,倪发科屡次违规四处打招呼、施加压力,帮助其更改项目规划、调整容积率、逃避处罚等,使其从中获取巨大收益。

  倪发科钟爱玉石,不仅仅是爱好,更因为他深谙其价值。他说:“玉石满足了我对它现实价值的贪欲和对收藏价值的期盼。好的玉石玉器资源稀缺,不可再生,物以稀为贵,给后代留些有价值、有文化艺术品位的财富,远比留其他钱财更安全,也更有价值和意义。”

  在2014年12月的庭审现场,倪发科当庭发言称:“多年来,我没有学会抽烟、喝酒、打牌、玩麻将,但我偏偏痴迷上了玉石、玉器,让所谓的玉文化这种糖衣‘雅贿’迷住了双眼,让疯狂的石头把我绊倒,摔下万丈的深渊,走向了人生的不归路。”

  安徽华人律师事务所律师苗春健对此表示,倪发科强调其“不知不觉收到大量老板送的玉石”、“受贿总额中70%是玉石”,是想表达自己只有收藏玉石的雅好,并不贪财。

  苗春健律师分析说,这么说有两点好处:第一,不像送钱都有固定的数额,玉石所兑换的金额是浮动的,导致受涉案金额不好衡量;第二,通常人们认为受贿就是收钱,因雅好收受玉石和字画,听上去并不那么恶劣,可能对公诉方在心理上产生影响。

  关于“雅贿”之说,刑辩律师、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主任王良其认为,贿赂本身是违法的、邪恶的,有何雅俗可言?倪发科案中的玉石、字画,其本身具有商品属性,“它们是可以流通的,有的明码标价,有的可以鉴定价值,有的还可以通过拍卖换取钱财,因此它们在交易过程中就是商品”。

  “他本人是安徽省省珠宝协会名誉会长,对玉石价值多少理应心知肚明。”王良其认为,倪发科所说的“雅贿”本质上是一种权钱交易。

  “倪发科所收贿赂很大一部分是玉石、字画。实践中,如果是现金,有人觉得是犯罪不会收,却觉得玉石、字画问题不大,但这同样是贪腐犯罪。从这个角度来看,该案更具有警示意义。”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肖金明表示。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说,在当前反腐的高压态势当中,直接收钱的腐败太“露骨”了,越来越多的人玩起“雅贿”的游戏,这是一种腐败手法的翻新,要有相应的办法来对付。倪发科案公布了诸多细节,就要利用这一案例来教育一些人,“你玩‘雅贿’也要进监狱的”。

  本报东营2月28日电

版权所有 © 百宝度网 baibaodu.com 京ICP备10055047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客服QQ:748699344    服务热线:010-81818106    投稿邮箱:gaojian@baibaodu.com 投稿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