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艺术及收藏网站

埃德加·德加的私人收藏:大师的大师

来源:百宝度网 日期:2015-02-21 08:53
分享到:
保罗·马太(Paul Mathey),埃德加·德加肖像,1882,铅笔,48x31.5 cm,美国国家艺术馆,华盛顿,保罗-梅隆(Paul Mellon。)夫妇藏。上写:“献给我的朋友德加”。   保罗·马太(Paul Mathey),埃德加·德加肖像,1882,铅笔,48x31.5 cm,美国国家艺术馆,华盛顿,保罗-梅隆(Paul Mellon。)夫妇藏。上写:“献给我的朋友德加”。 德加目录中的一页,对所购买的德思脱彻(Destouche)作品的注解。 德加目录中的一页,对所购买的德思脱彻(Destouche)作品的注解。 德加目录中的一页,日本艺术家渡边省亭赠了一幅鸟给德加,德加对这件作品做了注解。 德加目录中的一页,日本艺术家渡边省亭赠了一幅鸟给德加,德加对这件作品做了注解。

  作者:玛瑙

  1917年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去世时,他收藏甚丰的艺术品,包括数以千计的油画、素描和版画,为他的继承人发现,并公诸于世。这批价值可观的艺术品中,有法国19世纪大师的人体作品,包括德加青年时代十分敬重的德拉克洛瓦(Delacroix)、安格尔(Ingres)、杜米埃(Daumier),又及德加深感兴趣的同辈中人,尤其是马奈(Manet)、塞尚(Cézanne)、高更(Gauguin)以及玛丽·卡萨特(Mary Cassatt)等。只有少数的朋友知道德加对收藏的热情,至于被德加选中,有资格参观他那作品陈列得像是私人博物馆的公寓的人,就更是少数了。一位曾有幸参观过的记者亚森·亚历山大(Arsène Alexandre)写道:“与其说德加是想在一群艺术家之间去思考什么,不如说他是对收藏入了魔。”亚历山大还说,德加的收藏能如此保密,也真不易。

  在德加的职业生涯中,收藏作品是他鲜为人知的一面:在收藏背后,艺术家本人并无什么显而易见的冲动可言,且其收藏的作品与其自己创作的作品之间,两者也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尽管如此,德加编有的一本手写的目录,是他藏品的原初记录。这些藏品里,如今有一部分已归私人所有了。通过它,可帮助我们理解他这些年收藏这些作品动力何在。这部目录中,包含了注解、评论、故事、想法、轶事之类。德加在为自己的多宝阁添购一件作品时,就会顺手记录下这些相关信息。德加收藏的作品类型甚多,并不局限于视觉艺术:任何美的东西都会吸引他。譬如说,他常常驻足在小古董店的橱窗前,买下若干旧的相框。他是一个真正的艺术爱好者,喜欢美的东西,完全不是为了投资或满足虚荣心。肖像与裸体的普遍,似可反映这两类题材在德加艺术中的重要性;同时他也收藏许多风景画。虽然有人说德加不喜欢农村,但他绝不是对美丽风景无动于衷的人。在他的收藏里,他尤其钟爱天空的研究,日落,山和海景。法国艺术家的作品无疑是最多的,尽管如此,德加还收藏有日本艺术家的作品和版画,包括喜多川歌麿、葛饰北斋和歌川广重的,他们是浮世绘艺术中最好的艺术家。奇怪的是,他没有任何莫奈的作品。德加认为他的作品“形体不明”,说莫奈不过是一名“粉刷匠”。德加也鼓励年轻艺术家,并对立体主义感兴趣。

  没人知道德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藏的。可以确定的是,收藏一直在流淌德加家族的血液里:他的父亲是一位收藏家,他的祖父也收藏油画和书籍。1870年前后,虽然能依靠的资源有限,德加还是购买了一批印象派艺术家的作品,如毕沙罗(Pissarro)、雷诺阿( Renoir)等人的。与此同时,德加亦以艺术家与收藏家的双重身份,投身到原创版画的复兴中。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他开始收藏杜米埃的石版画,最终竟收了这位顶级插画家共750幅之多的作品。德加对他的想象力,深为折服。在同一时期,德加还收到了数量可观的日本版画、素描和书籍——他是当年的哈日族——并开始购买他的亲密朋友之一马奈的作品。德加收藏最狂热的时期,是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当时艺术家自己的作品在商业上取得了成功,这允许他沉溺在自己的激情中,到满足了为止。他经常在其他艺术家的陪伴下,去拜访他们的工作室、画廊,有时甚至在拍卖会上参加匿名竞拍。许多他亲密朋友圈中的人说,德加宁愿把钱花在购买艺术品上,也不过一种奢侈的生活:他的人生哲学是朴素的,因此他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艺术创作和收藏事业上。在1895年,最重要的,是购买了一幅德拉克洛瓦(Delacroix)的作品。不幸的是,在同一年,因经济危机,他的家族商业陷入了困境,他被迫卖掉了部分藏品,以尽财政上的义务。尽管有这样一些困难,德加仍无法抑制自己购买的热情。连他的朋友们也察觉到了:“德加不停地持续购买、购买。晚上他问自己该如何给当天购买的作品付款,但到了第二天早晨,他又开始购买了:再多几张安格尔,几张德拉克洛瓦,这周一张格列柯(El Greco)。随后,他满带自豪地说,他再也买不起衣服给自己了。”1901年,他曾告诉经销商赫克托布拉姆(Hector Brame),他“知道怎样积累美丽的作品,但没有钱。”

  
虽然同其他的收藏家相比较,德加是审慎的,他仍然成功地做了一些高姿态的收藏,看点颇多。可以看到,它们在其他的艺术家那里,也是非常稀罕的。原因可能有很多:有许多件作品是其他艺术家送给他的礼物,或是他与他们相互交换来的;对他的一些同辈人如高更、塞尚等,那时知名度还没那么高,在德加那会,他们的作品仍是他负担得起的;他与一些特约经销商达成协议,这样他可以自己的作品作为回馈,而在购买其他人的作品时享受折扣上的优惠。如此广泛的艺术收藏很可反映出德加的生活方式是什么的,而这从他在公寓摆放藏品的方式上,也可略窥一端。德加住在蒙马特——这里是咖啡厅,艺术家工作室,画廊的摇篮——的一所三层的公寓里。他画画与工作的地方很混乱,但在工作室的楼下,他很用心地摆弄这些藏品。它们被妥当地安放在他生活的地方。他的公寓,远称不上豪华,但看起来它被精心地布置过,以最好的方式来衬托这些藏品。不同于同时代许多其他艺术家住的奢华宅邸,德加的公寓虽简朴,但舒适。可肯定地说,德加必曾认真考虑过他的那些藏品要如何展示,因他不止一次地关注过如何更有效地展示艺术作品。德加会根据作品的尺寸,为它们在整个公寓里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公寓的第一层展示的,主要有艾尔·格列柯(那个年代,能欣赏他作品的人还相当少,只有少数几个前卫藏家对他的画感兴趣)、德拉克洛瓦、安格尔、梵高等人的作品。它们被摆放得像是一个私人的博物馆,存放的房间的门常常是锁着的。屋里那些更私密的房间,则放一些更小的作品,而这些作品与其所在的房间的私密氛围,每相呼应。

保罗·高更,拿芒果的女人,1892,帆布油画,72.7x44.5厘米。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科恩收藏馆保罗·高更,拿芒果的女人,1892,帆布油画,72.7x44.5厘米。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科恩收藏馆

  德加十分清楚自己藏品的品质之高。这也是为什么在1895到1900年之间,他非常专注于像博物馆那样保持它的完整性。德加在购买作品上的倾向,或就受到了这一明确计划的影响。德加因而以一种系统的方式进行收藏,尤其是对那些他临摹过,并从中汲取过灵感的前沿艺术家的作品。例如,他收藏了马奈所有风格的作品。他们的友谊在19世纪70年代最为亲密,即使在那之后,他们分道扬镳了,德加也从未停止对马奈的崇拜。德拉克洛瓦的作品以油画为主,但也有相当数量的平面作品(200张素描,通常是对人物造型和配饰的研究,这揭示了德加对其他艺术家创作之习惯做法的好奇,尤其是德拉克洛瓦的色彩理论);安格尔,德加对他纯粹的线条十分佩服,代表了他作品的全部。

奥诺雷·杜米埃(Honoré Daumier),Rue Transnonain,4月15日,1834,印刷者:Delaunois(法国,主要活跃在巴黎),8月-9月,1834,石板画,36.4 x 55.1厘米。罗杰斯基金会,1920。归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所有。  奥诺雷·杜米埃(Honoré Daumier),Rue Transnonain,4月15日,1834,印刷者:Delaunois(法国,主要活跃在巴黎),8月-9月,1834,石板画,36.4 x 55.1厘米。罗杰斯基金会,1920。归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所有。

  德加所收藏的艺术作品,显示了他对每一位艺术大家的天才之处的理解,所用的方式很多。某种程度上,他把这转化为自己的,你可在他的作品里看到很激烈的互动。在对历史上的艺术品和大师的关注,在这批收藏中也是相当独特的:德加的同辈们只愿意买对方的作品,但他的收藏显示了一种现代法国绘画传统的理念。德加去世时,他的继承人还发现,德加作品的主要收藏者就是他自己。在他的工作室里,他特意保存了自己的大量作品。这些作品并不是那些在他的中年时期,让他扬名世界的芭蕾舞者,而是早期极为出色的肖像画,神秘的叙述性绘画,晚期大胆沉着、色彩迸发的作品,和其他技法精湛的样品。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雅克-路易·勒布朗女士Jacques-Louis Leblanc(弗朗索瓦·庞塞尔Françoise Poncelle, 1788–1839),1823,画布油画,119.4 x 92.7厘米。凯瑟琳·罗瑞拉德·沃尔夫(Catharine Lorillard Wolfe)收藏馆,沃尔夫基金会, 1918. 归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所有。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雅克-路易·勒布朗女士Jacques-Louis Leblanc(弗朗索瓦·庞塞尔Françoise Poncelle, 1788–1839),1823,画布油画,119.4 x 92.7厘米。凯瑟琳·罗瑞拉德·沃尔夫(Catharine Lorillard Wolfe)收藏馆,沃尔夫基金会, 1918. 归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所有。为创作该肖像,安格尔画了不止24幅的素描,以研究各个姿势(安格尔博物馆,蒙托邦,Musée Ingres, Montauban)。同样的研究并未出现在勒布朗女士的丈夫的肖像中(19.77.1)。
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自由女神的三幅研究,1830年,7月28日,黑铅,以白色加强。卢浮宫收藏。  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自由女神的三幅研究,1830年,7月28日,黑铅,以白色加强。卢浮宫收藏。

  德加的艺术收藏展现了一位艺术家的另一面,这显示了他的视觉涵养,也可看到他无限同化自己所见事物的能力。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在1918年德加的藏品被公开说要拍卖时,各路的博物馆、收藏家、投资者纷纷调动其资源来参加,以致该拍卖会成了当年的大事件。使它变得更有标志性意义的,还有一战。因为一战,当时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商业上的交流几乎陷于停滞。而这场拍卖会组织了——四场——尽管当时巴黎处在炮火之中,这仍是一种成功。如今来自德加的藏品,已经成为了像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那场拍卖会上唯一购买德加作品的美国博物馆)、伦敦国家画廊、巴黎卢浮宫等博物馆的永久收藏。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版权所有 © 百宝度网 baibaodu.com 京ICP备10055047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客服QQ:748699344    服务热线:010-81818106    投稿邮箱:gaojian@baibaodu.com 投稿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