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艺术及收藏网站

李林洪:在瓷器上挥毫泼墨 瓷上绘画的奇妙景观

来源:百宝度网 日期:2015-04-03 18:32
分享到:
李林洪《梦绕云山》 李林洪《梦绕云山》 曾圣《润物细无声》 曾圣《润物细无声》 曾圣《牡丹》 曾圣《牡丹》
曾圣《秋实》曾圣《秋实》
曾圣《收获》曾圣《收获》

   在李林洪的瓷板画作品中,几乎不描写任何具象景观,凭借色、线、形的自由组合,表现心灵的感知。在恍兮惚兮不甚确定的意象中,仿佛有日月的光华、山川的魂魄、云烟的梦幻,亦有电光火石的闪烁,岁月沧桑的皱痕,更有一种清远高旷和超脱尘俗的岚气山光,展现了宇宙宏观世界的莫测与玄奥。

  就材料技法而论,釉上彩的可自由发挥度和烧制方式带来的不可预期性的奇妙结合,油画、水墨画、版画、素描乃至书法及现代绘画的技术性语汇,如水之于鱼,为他的灵感、想象提供了极为开阔的活动空间,使他的思想、激情和技艺化作笔底的波澜,借助对象又虚化对象,去向自己内心世界的空灵处和外部世界的深邃处追求、寻觅。他巧妙地让釉料和水料联姻,运用勾、染、点、擦、刷、拓、泼、洗、渍、撞等特殊技法作抽象化处理,强化画面肌理的微妙变化和视觉效果,从而营造出一个个动人心魄的神奇景观。

  自然世界的内在精神在画家心中激起千层波涛,自然山体在画家笔下放射出巨大的能量,充满着豪迈的阳刚之气。此时,一切束缚自我的技巧、形式都不复存在。李林洪的作品既有中国传统书法的抽象和中国传统绘画的神韵,又有油画色彩的浑厚、水彩画的灵动,还融入了雕塑的凝固和重量感。其艺术手法非西方抽象表现主义所能囊括,也不是中国水墨写意山水的范畴,而是把当代艺术的抽象、表现、观念等手法融入中国艺术的造境与写意之中,呈现的是一种古今相汇、东西交融的气象。

  画家曾圣则把写意的意境以及用笔的圆融、高古、苍茫、温润融入了高温釉里,更纯粹地表现了釉下水墨的独特性。他在水墨的基础上,独创了一种“水墨釉里红”。曾圣打破了传统的常规概念,研究釉里红的不可能性。传统釉里红一般不允许与其它颜色发生碰撞,因为碰撞后颜色会发黑,但是这样的釉里红缺乏力度与深度。曾圣的研究突破点在从颜色碰撞中寻找力度的变化,把釉里红的沉稳、艳丽与水墨交融在一起,给人视觉上更大的冲击力和更美的享受。

  观曾圣的瓷上绘画作品,无论小品斗方,还是丈二巨幅,都是纵横有度,奇正之变,左右逢源。线条迅疾而爽朗,时而险绝,时而平正;时而疏可走马,时而密不透风;色调清新而高雅,浓淡中见雄浑,绚丽中见俊逸。

  干道甫的青花作品是独立、具体而自在的艺术形式。与架上艺术创作不同,干道甫的青花作品经过水与火、土与金的洗礼,似乎从人的内心观察自然的视觉方式,转化成了自然观察人之内心的视觉方式,或者说是自然与人心互相观察的方式。自然在观察人心,这是我们遗忘了的一个视觉。从这个视觉看,自然神性创造了人。当我们听到山中一株芭蕉摇曳、一片笋叶落地之时,难道不是自然在创作吗?在看干道甫的青花作品时,只有单个的视觉观察是有效的,因为干道甫已经阻止了统一性的审美视觉观察。在他的青花作品前,我们重新接受自然的呼唤与教化。

  去工艺化的瓷板画

  关蕴科

  长期以来,陶瓷工艺在绘画上体现的是先有器型,然后由工匠将图案描绘上去,再通过烧结,这种过程完全是工艺品的生产方式,不是我们现代大美术概念所提到的原创绘画。可以说,近代以前的陶瓷艺术是停留在工艺上,陶瓷艺术品也一直停留在工艺品的范畴。它有两个主要属性:一,不是原创绘画;二,并不以绘画为主。

  陶瓷绘画和陶瓷工艺相比,应该具有独立的文化地位。陶瓷绘画和陶瓷工艺的区别是,去工艺化、原创的。

  回顾历史,从民国时期起,由于官窑制度的结束,导致了文化体制的变革,艺术家摆脱了对官窑的依赖,为了生存而开始有了独立性。出现了“珠山八友”。“珠山八友”现象说明文人开始直接参与陶瓷绘画,但是“珠山八友”只是提出了文人陶瓷绘画原创的问题,没有解决作品原创的高度问题。

  欧洲艺术家较早认识到陶瓷是介质载体,在这种介质上存在绘画的可能性。但是欧洲人的局限在于没有深入到材料的研究,他们不会去研究瓷板是如何做出来的,瓷板所用的材料是什么,更不会研究瓷板烧结中的变化,但他们一直在进行陶瓷绘画。近代以来,无论中国还是欧洲,对陶瓷绘画的尝试、探索从未停止。

  近年来,大批中青年艺术家纷纷进入景德镇从事瓷板画的创作,瓷板画发生新的变化:一种是尝试调制自己所需颜料,尝试调制炉温,改变瓷板,比如把上釉的瓷板改成亚光釉板,来解决肌理问题,进入了材料的改造;另一种是在材料改造的基础上,创作出真正具有陶瓷绘画属性的或者说是具有学术方向的作品。

  山东工艺美院远宏教授认为:“瓷画应该就是瓷画,不应该是油画或者国画,瓷画要有自己的独立地位和文化地位。”如果我们承认陶瓷是一种介质的话,就应该在这种介质上产生一种独立的画种。该画种强调画家原创,材料的研究为绘画服务,而不是为工艺服务。

  由于有大批画家开始参与瓷板画创作,优秀作品层出不穷,越来越受到关注。为庆祝中法建交50周年,去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法国巴黎举行2014感动中国展览,其中有一件来自景德镇的青花瓷板画在展厅非常醒目的位置展出,它叫《星宇》。《星宇》以宇宙为主题,不仅具有中国艺术特色和精神内涵,也是一种跨时空的创作。作品洋溢着斑驳之美和生命气息,以青和白之间的变幻构筑诗一般的境界,将中国文化和全球视野结合起来,营造了一种全球化的梦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位官员看后,留言说:“自从看到过毕加索的陶瓷绘画作品后,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激动过。没想到中国的陶瓷绘画,还能这样表现。”

  瓷板画存在着绘制时和烧制后效果的巨大反差,能产生出人意料的奇妙色彩和图像,成为一门神奇的绘画艺术学科。文化部国家艺术基金近日设立了当代陶瓷绘画艺术人才培养项目,首次在景德镇人间瓷画当代陶瓷艺术博物馆开办了陶瓷绘画高级研究班,希望尽快建立陶瓷绘画的理论体系,使瓷板画创作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更好创新。

    来源:北京日报

版权所有 © 百宝度网 baibaodu.com 京ICP备10055047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客服QQ:748699344    服务热线:010-81818106    投稿邮箱:gaojian@baibaodu.com 投稿说明